精品内容

大龄孤独症生活纪实《我的梦想》

2017-5-4 11:28:13字体:
分享到:
ff

 

 

 

世界自闭症日:我的梦想

 

 

毕思宁,27岁,中度自闭症,参加音乐启迪培训17年。她的爸爸面对镜头,忍不住的眼泪,“我的女儿是一个大龄孤独症,我希望能够比我的女儿多活一天。如果我的孩子能像正常人一样,我可以用我的生命跟她交换……

 

多多,23岁,重度自闭症,2013年托养于与特殊教育学校,至今已经3年了。16岁的时候,多多离开培智学校,在家就像一个宠物一样被养着。父母希望他能够和社会融合,所以把他送到了托养中心。在集体生活的三年里,他开始有了朋友,但总是很想家。她的妈妈说,大龄自闭症面临的最残酷的现实问题就是养老院不收,精神病院不收,福利院不收,我死了以后他去哪儿啊……

王巍,是第一位被诊断为自闭症的国内患者,让很多大龄自闭症家长们揪心的是,王巍今年已经49岁了,他的爸爸前年因病去世,年近八旬身患癌症的妈妈,一边化疗,一边带着儿子生活,他们还能支撑多久,这个家庭的出路在哪里?

父母子女这一生,注定渐行渐远的缘分,让家长们倾尽所能,为孩子们搭建与外界沟通的桥梁,试图把他们拉回到普通人的世界里。但大多数大龄孤独症孩子,一旦完成义务教育,就面临着无处可去的窘境,回归家庭的结果则意味着形成二次自闭

所以,我们希望孤独症孩子的生命全程能够得到足够的关注,因为这远远超出了一个家庭的承受能力,即便经济条件可以,但我们永远无法突破时间的限制,因为每位父母都会有离开孩子的那一天。

 

联系我们

地址:重庆特教学校
报名手机:189-3457-0630
微信号:18934570630 沪ICP备10016856号
邮箱:18934570630@qq.com